LANGUAGE:
产品类别
Contacts
电话:0533-854938
传真:0533-854939
邮箱:zhou@hf-yslj.com
新闻中心

龙虾经济大考

  在卫生部专家组抵达南京的同时,南京人对龙虾的戒备之心已达顶峰。
  
  而此时,龙虾业也已悄然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一个募资高达30亿的中国盱眙龙虾产业集团已成立,并将在今年底寻求在美国上市。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在沸沸扬扬的“龙虾门”事件被披露的当天,江苏省高层便做出批示,要求“彻查原由、消除恐慌、维护稳定”。
  
  诡异的肌肉溶解病
  
  “之前每天能卖500斤左右,现在能卖100斤就不错了。”在南京最大的惠民桥水产市场从事龙虾贩卖生意的胡进来说,这几天,胡和他的同行们每天的龙虾销售量锐减七八成。
  
  8月26日这天,市场内龙虾经营户只剩下不到20家,而平常“不会少于100家”。
  
  虽“龙虾事件”发生后,南京市称“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查明食用龙虾与产生横纹肌溶解症的具体关联因素”,但市场上的疑虑仍待解。
  
  吃龙虾会导致肌肉溶解?这对水产市场信息科科长章茂华来说,是第一次听闻。
  
  “我在水产品市场工作20年了,之前只听说过一些人吃龙虾螃蟹时饮食搭配不当会拉肚子。”章茂华感到不可思议。
  
  在章看来,如果是真的龙虾货源出了问题,那么应该是“影响一大片”。
  
  从7月20日开始,南京共收治横纹肌溶解症病例19人例,患者均有全身肌肉酸痛症状,并伴有肌酸激酶、肌红蛋白明显增高。这些患者的一个共性是:发病前都食用过小龙虾。到本报记者发稿时,已有15人出院,另住院治疗的4人病情稳定。
  
  经过流行病学调查,这19人的就餐地点高度分散,其中14名患者分布在8个家庭,都是家庭加工食用。另有5人分别在3个餐馆食用过龙虾。
  
  “有的是一家人在一起食用,但进食者并未全部出现病例;有的在同一个饭店当中吃饭的,也只是极个别发病”,南京市药监局副局长华文表示。
  
  由于过量运动、醉酒、急性重度一氧化碳中毒、药物影响、代谢异常以及遗传缺陷等,都可以引起横纹肌溶解症,因此,南京方面给出的结论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查明食用龙虾与产生横纹肌溶解症的具体关联因素。
  
  至于有媒体披露的“洗虾剂”--- 草酸,南京市疾控中心主任李解全表示,这是简单的化学试剂,具有氧化、还原和漂色功能,工业上可用作除锈、除漆。
  
  李表示,如果用草酸清洗龙虾,仅能起到除去龙虾身上污垢的作用,但从化学性质看,草酸在100度时可分解,“经过蒸煮,应该说草酸本身不应该构成危害。”
  
  由于龙虾食物来源广泛,生命力强,对环境要求不高,捕捞上来经常携带各种杂物,因此使用草酸作为洗虾剂,在龙虾贩子经营中较为常见。
  
  胡进告诉记者,一般来说,如果饭店餐馆确定时间要贩子送货,那么在送到饭店之前会用草酸清洗,“这样看上去会更好,也减少了饭店的成本,有利于做生意。“但如果洗好后还存放,那么龙虾很快会死,经营户是不会这样做的。”
  
  但李解全表示,如果有不法商贩添加其他的化学试剂,而草酸在分解中可跟其他化学元素形成新的化学物质,甚至有毒物质,因此,要在销售过程中进一步查找除草酸以外的东西。
  
  “关于食用龙虾与横纹肌溶解症之间的关联问题,这是非常困扰我们的问题。目前已经实行病例报告制度。”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黄义龙表示,横纹肌溶解症的发病率较低,因此这一病症过去并没有列入监测范围。
  
  黄义龙介绍说,疑似引起病例的龙虾源,其样本已经送检。检测项目包括:重金属、农药残留、细菌的某种代谢的毒素、真菌类的毒素,以及其他可能引起细菌、有害毒素和类毒素的细菌进行检测。
  
  卫生监督部门将会对市场的商品进行检测,“一般要经过15天左右才能有结果”。
  
  纳市“龙虾第一股”的变数
  
  南京人喜欢吃龙虾,龙虾从1998年开始了大规模销售。
  
  章茂华介绍说,惠民桥水产市场是改革开放后自发形成的南京最大的龙虾“中转站”,供应市场一半以上的货源。从2000年起,每到食用季节,平均每天销售30吨左右的龙虾。
  
  经过多年培育,龙虾在江苏已成为产业。2009年,江苏龙虾水产养殖面积超过100万亩,贡献19亿元产值,排名全国第一。淮安市盱眙县成为远近闻名的龙虾之乡。
  
  从2002年开始,盱眙几任县委书记和县长都曾前往省城南京亲自当大厨,亲手烧制和促销“十三香”龙虾,为盱眙龙虾做宣传推广。
  
  在地方政府的策动下,“盱眙龙虾”已被认定为国家级驰名商标,这也是全国第一例活体动物类驰名商标,品牌价值现已达41.3亿元。
  
  蔡向本报记者表示,盱眙的带壳类龙虾和虾仁每年都会有大量出口,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
  
  本报掌握的数据显示,今年1-7月份,江苏出口龙虾产品1187吨,价值190万美元,盱眙占据一半以上。
  
  盱眙龙虾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而“中国盱眙龙虾产业集团”已成立,30亿募资已完成(国有股50%、美国钜富40%、公众股10%),预备今年底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资本市场的运作,将使“龙虾经济”的发展达到新的层次和高度。
  
  然而这个产业在高速成长的同时,也一直潜伏着风险隐患。
  
  监管真空中的一只虾
  
  龙虾进入流通环节之前,首要监管部门是农委,要对龙虾养殖户进行抽检,看养殖是否符合标准。
  
  但在这个环节,海洋与渔业部门也可执行监管之职。江苏省海洋与渔业局水产品质量处副处长夏宇向本报记者表示,对螃蟹龙虾等水产品,采用定期和不定期结合的抽检办法,每年的合格率都在99%以上。
  
  “龙虾门”事件发生后,海洋渔业部门又对全省50个基地的龙虾进行了检测,检测报告全部合格。
  
  “现在,我们正对养殖基地进行加倍抽样检查,”夏宇表示,“本次事件的致病因素确实非常怪异。”
  
  龙虾进入流通环节后,在经销商的管理上,本来,有关规定要求市场经营者对货物来源有登记(即溯源机制),以方便对可能出现问题的追查。南京市下关区工商分局的薛副局长也告诉记者,对龙虾市场的经营者,要求建立索证索票和经销货物台账。
  
  但事实上,无论是经营户或餐馆,都很难见到较为完整和标准化的台账记录。
  
  8月25日下午,南京一家颇有名气的龙虾馆的老板向本报记者出示了他的台账:上面记录的仅仅是供货方的姓名和联系电话。在给记者看时,他补上了当天的记录:“今买龙虾400斤。”
  
  “都合作好多年了,我们从来没出现过问题,也不可能细致到每次都问都记录。”老板说,工商部门也几乎没来查过台账。
  
  惠民桥水产市场的龙虾经营户告诉本报,除了向市场管理者交一定的摊位费用,管理的各个部门除了在一些特定的时间点例行公事外,基本不会过问具体经营。
  
  更复杂的是,南京龙虾来源较为广泛,除来自本省苏中苏北地区外,大部分出自江西、湖南、湖北、安徽。
  
  目前南京方面已查找到出现病例食用龙虾的销售来源地,分别是湖北、湖南两地,之间并无关联。而大规模为期一个月的龙虾整治活动也已展开,这在历史上是第一次。
  
  苏州大学水产研究所所长凌去非教授认为,“龙虾门”的问题极有可能发生在流通环节,“这个过程比较复杂,异地交易很多,比如有的贩子可能购买龙虾的渠道比较多,几经转手,有的龙虾可能来源就不明”。
  
  凌教授表示,从饮食习惯上看,国外一般只吃人工饲养的物种,而国人更加喜欢“野生原味”,饲养可控,野生不可控。
  
  “比如,龙虾的肝脏是在它的头里面,我们总是建议在烹饪的时候去掉头,但有头的时候煮会有一种香气,而中国人饮食偏好色香味俱全。”
  
  突如其来的“龙虾门”事件,使得“龙虾经济”面临一场生死大考。盱眙县委书记蔡敦成对社会发表讲话:“我们的龙虾经得起考验。”
  
  “龙虾门事件不会影响和改变我们的战略方向。”盱眙龙虾协会常务副会长成兆友向记者表示,会从中吸收经验教训。 返回上页

2006-2018 淄博德高经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